快捷搜索:  as

鹧鸪天·博山寺作


※提示:拼音为法度榜样天生,是以多音字的拼音可能不准确。

不向长安路上行。却教山寺厌逢迎。味无味处求吾乐,材不材间过此生。
不在往帝都的路上驱驰,却多次往来于山寺乃至让山寺憎恶。在有味与无味之间追求生活乐趣,在材与不材之间度过平生。

宁作我,岂其卿。人世走遍却归耕。一松一竹真同伙,山鸟山花好弟兄。
我宁肯维持自我的自力人格,也不趋炎附势猎取功名。走遍人世,过了大年夜半生照样走上了归耕一途。松竹是我的真同伙,花鸟是我的好弟兄。

参考资料:
1、辛弃疾.辛弃疾词集.上海:上海古籍出版社,2014:98-99
2、邓广铭.稼轩词编年笺注.上海:上海古籍出版社,2007:177-178
3、谢俊华.辛弃疾全词详注(上册).沈阳:辽宁人夷易近出版社,2016:257-258
4、刘乃昌编选.辛弃疾集.南京:凤凰出版社,2014:50-52

不向长安路上行。却教山寺厌逢迎。味无味处求吾乐,材不材间过此生。
鹧鸪天:词牌名,别名“思佳客”等,双调五十五字,上、下片各三平韵。长安路:喻指仕途。长安,借指南宋京城临安。厌逢迎:往来山寺次数太多,令山寺为之憎恶。此为奚弄之语。

宁作我,岂其卿(qīng)。人世走遍却归耕(gēng)。一松一竹真同伙,山鸟山花好弟兄。

参考资料:
1、辛弃疾.辛弃疾词集.上海:上海古籍出版社,2014:98-99
2、邓广铭.稼轩词编年笺注.上海:上海古籍出版社,2007:177-178
3、谢俊华.辛弃疾全词详注(上册).沈阳:辽宁人夷易近出版社,2016:257-258
4、刘乃昌编选.辛弃疾集.南京:凤凰出版社,2014:50-52

这是一首宣泄厌弃宦海、决意归隐的词章。按理说四十多岁恰是人生建功立业之心最盛,最能奋发作为之时,然而词的开头两句却说:“不向长安路上行,却教山寺厌逢迎。”这两句应题,大年夜意是说,他已经不再心向都城,不再在意世界国家之事了,只流连于博山寺和它周围的山水,使得它都厌于逢迎我了。辛弃疾显然不是果然作如斯想的。他不会真的已经忘情于山水游乐,把北复华夏的大年夜志抛诸脑后。下边“味无味处求吾乐,材不材间过此生”两句,典出《庄子》,貌似超脱,要安于归隐平淡的生活,得意其乐,做不材之材以终其年。事实上,上片四句是怨辞反说,辛弃疾并非真正能安于闲适平淡的生活,置国家世界于掉落臂,只是当权者对他始终若即若离,不能真正相信,而主和派又百般猜忌,乃至他在险些二十年的光阴里被闲置不用,素志不展。“材不材”,强调的是才。词人文武全才,不论在抗金疆场,照样在文苑词坛,都如虎挪狮拏,龙腾象踏,但这样一位高才,却经久被废置闲居,报国无门。在这首词中,他字面上超然散逸之词,实则包孕着对当权者的激愤与积怨,只是不易察觉罢了。

下片注解自己不会改变本性去迁就别人,体现宁学躬乐者不屈其志而得真名的精神。过片起句注解心志:维持完我,不屈附公卿而求取声名。下一句说人生历尽世事,到头来照样要归于田园,躬乐田亩。词人南归以来,不停在父母官的任上转徙不绝,一个“却”字,实又流露出对当政者的不满。着末两句“一松一竹真同伙,山鸟山花好弟兄。”辛弃疾意托于松竹花鸟,守正人之志的意向自不待言,此中或许也包孕着对仕途人情的戒畏。松竹真同伙,花鸟好弟兄,只有他们不会让辛弃疾悲伤失望。篇末承转,阐明人间无正人可处,只好与松竹花鸟为友,无奈兼以自我挣脱。

参考资料:
1、刘乃昌编选.辛弃疾集.南京:凤凰出版社,2014:50-52
2、谢永芳.辛弃疾诗词全集汇校汇注汇评.武汉:崇文书局,2016:470-471
背诵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