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三月过行宫


※提示:拼音为法度榜样天生,是以多音字的拼音可能不准确。

渠水红繁拥御墙,风娇小叶学娥妆。
御沟里的水荭白蒿把行宫的围墙拥绕,淡红柔绿像宫女的红颊翠眉般妖娇。

垂帘几度青春老,堪锁千年白日长。
行宫里帘幕几回替换青春已经变朽迈,宫门深锁宫女无尽的苦寂何日终了!

参考资料:
1、冯浩非徐传武.李贺诗选译.成都:巴蜀书社,1991:129-130

渠水红繁(fán)拥御墙,风娇小叶学娥妆。
渠水:沟渠中的水,此指御沟水。渠,即指御沟。红:水荭(hóng),是一种水生植物。繁:曾益本作“蘩”。蘩,白蒿,即艾蒿。风娇:谓风韵娇柔。娥妆:美男的妆饰。

垂帘几度青春老,堪(kān)锁千年白日长。
垂帘:放下帘子。谓闲居无事。千年:极言光阴久远。

参考资料:
1、冯浩非徐传武.李贺诗选译.成都:巴蜀书社,1991:129-130

《三月过行宫》是一首七绝。作者颠末行宫,时当阳春三月,看到的是一派春景:“渠水红繁拥御“墙”,诗起句写宫墙外侧,御沟之中,水荭旺盛,白蒿繁密。全诗中实写竹宫春景,仅此一句。接下“风娇小叶学娥妆”,始由目下水荭生发遐想,由实返虚。“风娇小叶”,指荭,红茎,叶片嫩绿,叶上有淡血色茸毛,摇荡风中,色状娇艳。作者溘然感觉,它多么像宫女新妆的红颊翠眉。两种事物,一样平常新艳,可谓神似。诗起二句,由景及人,辞美,意想亦美。而就全诗之文势而言,则是欲抑先扬,引起下文。

“垂帘几度青春老,堪锁千年白日长。”宫女虽曾有春天般的韶光,虽曾有水荭新蒿般娇嫩优美的相貌,但在寥寂深宫里,经不得春去冬来,几度垂帘,青春须臾即逝,红颜转瞬便老,这种千年长锁的生活其实不堪忍受。诗的后两句,作者用“几度”与“千年”对举,体现宫女们青春易去而寥寂长在的凄苦哀怨的不幸生活,并寄予深切的同情,委婉地表达了对这一分歧理社会征象的愤慨。

李贺诗在艺术上以秀丽为其特色,这首诗也体现了这一点。李贺诗的奇,主要在取材和构想上离绝凡近,出人意表。而这首《三月过行宫》更表现出作者构想的巧妙。书生由御沟荭蒿的春景,一会儿便遐想到宫女的容颜,然后再遐想到她们长锁深宫的生活蒙受,思绪由实而虚,以小见大年夜,从详细的实景到概括的抒怀,脱落俗套,与一样平常宫怨诗的艺术构思不合。而光彩明丽、词采华美,也是显而易见的。

参考资料:
1、冯浩非徐传武.李贺诗选译.成都:巴蜀书社,1991:129-130
背诵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