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as

写重逢的古诗词-诗词集合 - 古诗文网

少年握别意非轻,老去重逢亦怆情。
草草去盘共笑语,昏昏灯火话生平。
自怜湖海三年隔,又作尘沙万里行。
欲问后期何日是,寄书应见雁南征。

少年握别意非轻,老去重逢亦怆情。
年轻时分袂,那种情义是不轻的;如今老了,连相见也使我认为悲伤。

草草杯盘共笑语,昏昏灯火话生平。
随意筹备些酒菜,为的是边吃边聊;灯火惨淡,我们把别后所见所思,相互倾吐,直到夜深。

自怜湖海三年隔,又作尘沙万里行。
我正在感慨分隔两地已有三年之久,却又要脱离你去万里外的辽国,冒着风沙旅行。

欲问后期何日是,寄书应见雁南征。
要问我何日相会,怎说得准?你见到那鸿雁南飞,会有我捎来安全的乡信。

参考资料:
1、张鸣宋诗选:人夷易近文学出版社,2007:158-159
2、李梦生宋诗三百首全解:复旦大年夜学出版社,2007:59-60
3、高克勤王安石诗文选评:上海古籍出版社,2002:206-207

少年握别意非轻,老去重逢亦怆(chuàng)情。
意非轻:情义不是轻的。怆情:悲哀。

草草杯盘共笑语,昏昏灯火话生平。
草草:随便筹备的。杯盘:指的是酒和菜。昏昏:惨淡,毫光暗淡。

自怜湖海三年隔,又作尘沙万里行。

欲问后期何日是,寄书应见雁南征。
后期:后会的日期。

参考资料:
1、张鸣宋诗选:人夷易近文学出版社,2007:158-159
2、李梦生宋诗三百首全解:复旦大年夜学出版社,2007:59-60
3、高克勤王安石诗文选评:上海古籍出版社,2002:206-207

诗以群情起,用递进法展开。先说自己是个很重情感的人,在年轻时就对握别看得很重,到了大哥,纵然是会面,也引起心中的伤悲。对句有两层意思,一是说大哥了,会一次少一次,以是相见时对未来充溢感伤;一是有会必有别,由于对离其余感伤,就连对会面也认为心情沉重起来。

终究,与别比拟,会照样快乐的。第二联写会面时的亲情。兄妹俩随意筹备了些酒菜,只是为了把酒发言,话很多,不停到夜间,还在惨淡的灯光下说着。这两句,很形象地刻绘了兄妹俩的情感,都是就目下实事组织进诗,显得十分亲切;比那些着意雕镂、掩饰拔高的话自然得多。正由于如斯,这联成为传诵的名句。宋吴可《藏海诗话》云:“七言律一篇中必有剩语,一句中必有剩字,如‘草草杯盘供笑语,昏昏灯火话生平’,如斯句无剩字。”赞美了句顶用语稳妥,浑成一气。同时,王安石的诗以善用叠字驰誉,这联中两个叠字也用得很成功。“草草”二字,说出了兄妹俩的情感至深,用不着世俗的客套,能够相会已是最大年夜的满意,描画了和蔼温暖的家庭气氛。“昏昏”二字,写两人说了又说,灯油已快干,灯火已惨淡,仍顾不上苏息。

下半四句写别,呼应首联。刚刚在太息已经三年没有晤面,贴心话说不完,眼下自己顿时又要到万里外的辽国去,诗便自然而然地转入惆怅,话题也就引入别后。于是,妹妹顾虑地问:“后会在什么日子?”兄长只能暧昧地回答:“见到大年夜雁南飞,我就会从北国带回消息了。”着实,书生自己不能预感会面的日子。诗就在无可怎样如何的气氛中停止,留下了一丝劝慰,一个悬念。

这首诗没有用一个典故,把人所习见的家庭生活细节捡选入诗,而以真切的说话表达出来,是那么地朴素自然,因而成为王安石七律中的名作。

参考资料:
1、张鸣宋诗选:人夷易近文学出版社,2007:158-159
2、李梦生宋诗三百首全解:复旦大年夜学出版社,2007:59-60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